丛凑大学生

寻找他们

“虽然,有好多个‘虽然’,但是,只有一个‘但是’就足够了,已经有好多视线转向他们,他们正在茁壮地成长。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,照亮了城市的尽头,照亮了他们的生活。他们,终究会成为我们。”

这是二零零八年上海市一篇高考满分作文里的几十个关于“他们”的文字。初次读到这几十个文字是什么时候,已经不记得了,但文字里的“他们”却令我念念不忘!时间已过去了十三年,不知道这篇文章的创作者是否在经手着与“他们”有关的事务,或者是否还在关注着“他们”,也不知道“他们”是否已经全然“成为我们”,那些“成为了我们”的“他们”如今又身在何处,日子过得如何。这些不知道的事情搁在心里,就化成了我的病,像是深闺里的相思,是我不正常行为的原因。所以,我又要动身去寻找他们了!寻找他们,是为着知道些事实,也是为了解救我自己。



我所在的这座南海边上的高速运转着的国际化大都市,有着大小的绿化公园一千多处,据说是举国之最的。即便在北京吧,也只能在天安门广场和故宫博物院门口见着身穿制服的执勤人员,因为这两处有着它们独有的政治地位。但在这里的龙华公园,一座蹙身闹市之中的不大的绿化休闲之地,竟然也有身穿制服的巡逻执勤人员在时刻走动着。在众多的市区公园里,这实在是它与众不同的表现!可究竟为何要配置如此正式的人员来巡视呢?除了隔壁不远的一所中学外,难道这里还有别的什么独特的重要性么?记得是去年一个炎热的中午,带着这份强烈的好奇心,我去了趟那里。

有人说:公园,是城市的肺,能够为拥挤逼仄的街道提供充足的氧气。但当我无论走进哪座公园时,首先能够想到的就总是:公园就像是办公桌上的摆件,或是阳台上的盆栽,供着枯燥干瘪的都市圈里的人们感受一下生存方式的多样,润滑着他们的精神器件,不至于让它们发热过度而焚毁报废。事实的确如此,你无论到哪个公园走走,都能看到人们悠闲的身影:散步的,打球的,跳舞的,聊天的,或者像我独自一人的,三两结对的,十几成群的,无不显出工作之余、家务之外的轻松愉悦。但在这里——深圳市龙华公园,你能见到的还有另样的人和事。你看吧:在树底下的长凳上,在凉亭里的坐台上,在缓坡上的草丛里,总会有那么几个脚上挂着拖鞋袒胸露乳的中青年男子在躺着,或半躺着;他们躺或半躺在那里,要么闭目思索着自己的梦,要么两眼空空地望着哪里,而大多数的只在忘我地玩着手机游戏或看着网络短视频,嘴里还时不时地冒出三两句脏话或油腻的笑声。如果你不是刻意来散心的,那么就花点时间注意一下他们吧!因为围绕他们即将上演的是全世界的都市公园里唯此处才有的好戏——执勤人员驱赶这些躺着的男人们。带着鲜红绣章、穿着蓝灰色短袖和长裤、踢踏着厚重皮鞋的执勤人员,不但是要驱赶正躺着的男人们,他们还在搜寻着角落里、草丛里的那些即将躺下的男人们;他们搜寻着每一个可能藏人的地点,搜寻着每一个可能躺下去的男人,就像树枝上的猫头鹰在搜寻着枯叶里窸窣前行的田鼠,并且是那样迫不及待地要逮着一个,逮着一个就厉声呵斥,直到那个躺着的男子坐起来,或者无声地走开。我听到那呵斥之声是怎样的刚烈勇猛,像是满弓射出的箭,像是高炉里熊熊燃烧的炭火。然而我不明白:在开放性绿化公园里躺着休息,为什么会遭受驱赶?是占据了公共座位么?是有损城市文明形象么?还是有着别的什么风险?

在龙胜塔边的凉亭里,我身边有两女性在拍视频,背包放在石头长凳上。这时,一个戴绣章的男子正急匆匆地走过来,并大声地对她们说:
——快把包背在身上,不要乱放。

——椅子上不能放么?

——不是不能放,我这是在提醒你们:当心被人拿走!

——大白天的也有小偷啊?

——你以为呢?来之前没打听过这里么?

——这里人这么多,什么样的都有。

——深圳不是很文明的城市么?咋还有人做偷偷摸摸的事呢?

——我都不知道你这叫善良还是天真!好了,赶紧把包挎到身上。到时候弄丢了,我跟你说,那就后悔莫及!

——嗯,这里很乱么?

——很乱倒也不是,只是有些人手脚不干净,喜欢占他人的便宜,喜欢速来之财。

——是他们驱赶着的那些睡觉的人么?

——这不清楚。反正当心自己的随身财物就是了。

——你也是来这里玩的么?

——啊,是的。怎么了?

——哦,没什么。只是问问:那些躺着的人,怎么看上去都是同样一副神态?

——你说他们呐?诶,他们,据说都是些大神级别的人物。网络上很有名的,都叫什么“三和之神”。

——你用手机上网搜一下嘛。都是些好玩懒做的人,丧失了斗志,丢失了灵魂。
 1/5    1 2 3 4 5 下一页 尾页
时间:2021-09-27 作者:互觅察大学生 来源:互觅察大学生 关注:
鲁迅美术学院校花张彤鲁迅美术学院校花张彤
安徽合肥红十字卫校校花阮汐儿安徽合肥红十字卫校校花阮汐儿
西安医学院校花马晓娥西安医学院校花马晓娥
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校花吴倩怡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校花吴倩怡
音乐学院校花何金洋音乐学院校花何金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