丛凑大学生

最可爱的人

阴沉沉的天空,翻卷着厚重的乌云,仿佛被戳破了无数个洞,瓢泼大雨下个不停。一场持续千年不遇的暴雨,困住了一座城。平时宽阔平坦的大马路,此刻,变成了浊浪滔天的泽国,漂浮、滚动着的小汽车一辆接着一辆,挤挤挨挨的像是要去赴一场诀别的约会。

郑州,这座聚华夏民族精神和智慧于一身的城,正在经受着一场空前绝后的泛滥洪灾,这些天,网络上满是滔天洪水中人们展开自救和互救的感人画面。危难时刻,是他们,人民子弟兵冲锋在抗洪第一线,哪里有险情,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,自新中国成立以来,子弟兵,永远都是人民最坚强的后盾。

还记得一九九八年七月,那场洪水波及大部分地区,除受灾最重的江西、湖南、湖北、黑龙江四省外,全国共有28个省(区、市)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,受灾面积3.18亿亩,成灾面积1.96亿亩,受灾人口2.23亿人,死亡4150人,倒塌房屋685万间,直接经济损失达1660亿元。

当洪水铺天盖地来临,颤抖溃缺的堤岸口,洪峰汹涌倒灌,是他们,人民子弟兵,向人民群众喊出“人在堤在”的悲壮与豪情,那一个个青春阳光的身躯,义无反顾纵身一跃,只愿在浊浪中,为乡亲父老筑起一道道坚不可摧的长城。满身的泥水分不清他是谁?你是谁?打桩,码沙袋,饿了啃一口面包就矿泉水,困了就地打个盹。只是为了,他们身后的人民群众,生命财产得到有力的安全保证。

二零零八年,汶川大地震,天崩地裂的声音,山摇地动,江河咆哮、沸腾,无情的灾难,正在吞噬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。还是他们,人民子弟兵,冒着生命危险从天而降,把生的希望,给予每一个在废墟里挣扎的人们。时间就是生命,行动就是证明,肩扛背驮,手脚并用,在无数次余震的险情之下,罔顾个人安危,拼尽全力争分夺秒,同死神赛跑,矫健的身影,只为给每一个灾难中的生命,亮起一盏温馨的绿灯。

二零二零年,一场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荆楚大地的武汉,陷入了停顿,惊慌失措的人们,不知道哪里,才可以安放自己和亲人?火车停开,飞机停飞,轮渡停运。人满为患的各大、中、小医院,承载不起太多残喘的生命。还是他们,临危受命。除夕的午夜,万家灯火,本该普天同庆,还未来得及祝福妻儿老小、父母亲人。此时此刻,谁又会不愿意,陪伴家人一起,聆听新年的钟声?一声号令,他们就匆匆聚集,披挂上阵。火神山医院、雷神山医院,就这样一夜之间拔地而起,助力垂危的生命,战胜病魔和死神。

这时代,风和日丽的日子,没有多少人会记得他们,人们只关心这个月发了多少工资奖金,某某艺人大腕是否又出轨了,某某网红明星是否又离婚了,多少三观尽毁,道德沦丧,没有诚信的事,正是被这些所谓的公众人物带偏了社会的风气,把物欲的赤裸裸的拜金主义演绎得淋漓尽致。华夏上下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美德,正在被这些人毫无底线地践踏得面目全非、污浊不堪,危难来临的时刻,这些人早就跑的没了踪影。

而只有他们,人民子弟兵,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,最值得我们铭记学习的人,每一次灾难的来临,都离不开他们,每一次危险的时刻,都有他们矫健的身影,这世界从未曾岁月静好,只因有这样一群最可爱的人:“泥巴裹满裤腿,汗水湿透衣背,我不知道,你是谁,却知道你是为了谁……”
时间:2021-09-27 作者:互觅察大学生 来源:互觅察大学生 关注:
鲁迅美术学院校花张彤鲁迅美术学院校花张彤
安徽合肥红十字卫校校花阮汐儿安徽合肥红十字卫校校花阮汐儿
西安医学院校花马晓娥西安医学院校花马晓娥
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校花吴倩怡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校花吴倩怡
音乐学院校花何金洋音乐学院校花何金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