丛凑大学生

“乡伴童行”暑假小课堂在掌声中开启

2019年7月12日,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,策划了许久的“乡伴童行”暑假快乐学习小课堂,总算在四川省三台县真正落地开花。

看着课堂下面一双双充满希望的眼睛,说实话我有点鼻酸,同时还有一点梦幻。

我来偶然,像一粒微尘

我叫江海龙,是众多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志愿者中的一员。我是一个富有理想的人,所以在与西部计划相遇的时候,便选择了它。

还记得当时好友欲言又止的样子:“两年的时间值得吗?我觉得你可以再好好考虑一下!”

“两年嘛,我还年轻!”

我从未如此坚定地回答过一个人的话。

“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!”在培训的地方遇见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,他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,嘴里面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,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,我心中的理想更加坚定了。

“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。”半年的时间我在志愿者的岗位上经历了很多很多,有感动、委屈、高兴、失落。人生的百味我品得真真切切,却不能够做到明明白白。

人如微尘,似乎是当时我最大的感受。而我能够做什么?我还能做什么?是我当时心中最大的疑惑。

其实一个人在一个岗位上待久了,心中总会胡思乱想,尤其是想着服务期满了之后,那种无所适从的迷茫之感,我竟然生出一丝焦虑。

迷茫、焦虑越来越强烈,直到吞噬了整个人的心神,于是放弃成了最直接的选择。

即使有点不甘心,可还能怎么办呢?

感谢相遇,乡伴童行

“向主任,村上的孩子该放暑假了吧!”

没想到就是这么随口一问,竟然成了我本次“乡伴童行”项目的源起。

“哟,小江!你这两天真是忙得连时间都忘了,村上的娃儿已经放假一周了!”双庙村村主任调侃地回道。

“已经放暑假了?这么快……”我愣了一下,继续问道:“那平时孩子们在干嘛呀?”

“干嘛?还不是玩手机,打游戏啊,就我们家那小子,喊他干点活都喊不动,就抱着那手机不放!”向主任满脸的无奈。

看着她脸上的无奈,我脑海中灵光一闪,仿佛一下子抓住了什么,突然一下子觉得自己有了一个前进的方向。

……

迷茫和焦虑都是来自于那颗无处安放的内心。如何才能把握住自己内心前进的方向,我想做点社会工作者擅长的事儿不失为一计良策。

于是我跟着双庙村村干部向主任一起在村上进行走访,向村民了解家中孩子的学习以及放暑假之后的生活状况,并对孩子和其家庭的需求做了评估。

评估之后,便是方案策划。让孩子从家里面走出来,以及走出来后又能获得什么,是我在活动策划中面临的巨大难题。每个家庭的孩子需求各不相同,项目不可能尽善尽美,也不可能将所有的需求都解决了,所以只能够满足大家的共同需求。

最后在与村干部的共同努力下,以沟通能力、动手实践能力、自信心培养、想象力、创造力和爱国主义教育为核心的“乡伴童行”计划书慢慢地成了型。

……

“乡伴童行,不是我陪伴大家,而是我与大家一起前行,让我们在接下来的假期里一起成长,好吗?”

“好!!!”

看着家长和孩子们脸上的笑容,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崩了半个多月的弦总算可以松一下了。

笑容是最治愈的,而对于我来说孩子们的笑容治愈效果尤为强烈。它让我迷茫、焦虑的内心找到了一个歇脚的地方。也就是从那一刻起,我才真正地爱上了这片土地,爱上了西部计划。它来得有点晚,但我十分庆幸,它来了。

这座小城里,七月的酷暑已经慢慢地将人淹没,但它的美却让我忘记了酷夏的存在。更重要的是,我得花时间想想下堂课能给孩子们带来点怎样的惊喜。
时间:2021-10-11 作者:互觅察大学生 来源:互觅察大学生 关注:
鲁迅美术学院校花张彤鲁迅美术学院校花张彤
安徽合肥红十字卫校校花阮汐儿安徽合肥红十字卫校校花阮汐儿
西安医学院校花马晓娥西安医学院校花马晓娥
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校花吴倩怡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校花吴倩怡
音乐学院校花何金洋音乐学院校花何金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