丛凑大学生

我没见过爸爸但喜欢唱《父亲》

“老师,我给你唱首我最喜欢的歌吧。”

“好啊,听说你唱歌很好听。”

“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,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……”

小托(化名)突然停下来问我好不好听,我连续点头。

“你为什么最喜欢这首歌呢?”

“因为,我从来没见过爸爸。”

小托今年14岁,两岁时便来了福利院,但是回家的次数加起来不到十次,他爸爸还活着,然而12年来却一次没见过。

“你记得爸爸长什么样子吗?”

“记不得了,小时候的事情好多都忘记了。”

小托告诉我,他刚出生,妈妈便去世了,所以他长这么大,从来都不知道被妈妈抱是一种什么感觉。但他记得爸爸抱过他,一次是把他举过头顶,另外一次便是把他抱到福利院。

“你想爸爸吗?”

“想啊,特别想,我很想和他生活在一起。”

小托的手受伤了,我前几次问他,他一直说是打篮球摔的。而这一次他举起受伤的手说:“老师,对不起,我之前骗了你,我的手是打架弄伤的。”

“为什么打架呢?”

他说,有天下午,他在打篮球时不小心撞倒了一个同学。被撞的同学便很生气地说:“你这个没爸爸妈妈的人能不能轻一点?”而正是这句话,刺激了他,于是他便和那个男生打起来。在打斗过程中,手受伤了。

“现在还疼不疼?”我问。

“不疼,但是我心里特别难受,我有爸爸,我不是孤儿……”他激动地说。

我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,轻轻的拍了几下。

“9月10日是我的生日,我特别想要爸爸给我买一个蛋糕,不买蛋糕也可以,拥抱我一下都行……”小托声音明显哽咽了。

我在一旁突然不知道说什么,只好用力抱着他,周围很吵,但我能听见他的几声抽噎。

“老师,我没事,我喜欢你,才把我的故事告诉你”。小托抬起头笑着说,可眼睛明显是红的。

作为一个从小到大有父母陪伴的人,我能够理解小托心中那份对父亲的思念,也看到了他的坚强。

“你恨爸爸吗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不恨,等我过了十八岁,离开了福利院,一定要去找爸爸,和爸爸一起喝酒,哈哈哈。”他笑着说。

我拿出了手机,找到《父亲》的歌词和伴奏。

“每次离开总是,装做轻松的样子;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……”我和小托一起把这首歌唱完。

小托是和田县福利院里的一个初二的男生。经过接近一个多月的相处,他向我打开了心扉,说出了自己的故事;而像他这样的孩子,福利院里还有很多。
时间:2021-10-11 作者:互觅察大学生 来源:互觅察大学生 关注:
鲁迅美术学院校花张彤鲁迅美术学院校花张彤
安徽合肥红十字卫校校花阮汐儿安徽合肥红十字卫校校花阮汐儿
西安医学院校花马晓娥西安医学院校花马晓娥
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校花吴倩怡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校花吴倩怡
音乐学院校花何金洋音乐学院校花何金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