丛凑大学生

老师,我能叫你爸爸吗?

“老师,我没有爸爸,我可以叫你爸爸吗?”

“老师不能做你爸爸,但是会像爸爸一样爱你。”

那晚,在从福利院回去的路上,我双眼模糊了。

自从我们(四川农业大学研支团成员)第一次去和田县福利院,小丽(化名)就一直很黏我,一直“赖”在我旁边,要么抱着我的腿,要么拉着我的手,要么就喜欢我把她抱在怀里。小丽今年5岁,在她出生后不久,父母就离开了她。亲人把她送到了福利院。小朋友说,她在福利院里特别喜欢哭,但是在我去福利院后,她一直没哭过。

每次我们和福利院的孩子拉着手围成圈玩游戏时,小丽就站在我旁边,如果有人“侵占”了她的位置,她会用尽全力把与我拉手的小朋友的手掰开。尽管只有5岁,但她的力气很大,很多比她大三四岁的小孩子都有些怕她。

小丽很喜欢我把她举起来转圈。如果其他小朋友跑过了要我抱抱,小丽就会让我赶快跑。

那晚,我们三个人再次按时去福利院。小丽依旧像往常一样,跑过来把我抱住。

“小丽,你先下去,我抱一下其他小朋友好吗?”

这次小丽很乖的点点头。我把她放在地上,她从一群孩子中钻出去,跑到升旗台那里坐着看我。我把其他十多个小朋友都轮流抱了一下,他们拉着我去教室,这时小丽突然跑过来从后面抱着我的腿。

”老师……老师,现在该抱我了”

我转过身,一把把她抱起来,但她不让我去教室,指着升旗台让我抱着她去那里。我让大孩子们先带着一群小朋友先去教室,然后和小丽到主席台坐着。她用手悄悄伸到我的胳肢窝,挠我的痒,我也轻轻地挠了她一下。她特别怕痒,所以一下子扑倒在我的怀里。

笑过之后,她抬起头问:“老师,你有爸爸吗?”

“有啊,老师的爸爸在家里。”我笑着说。

“老师,我没有爸爸,我能叫你爸爸吗?”她埋下头小声地说。

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。如果不答应,小丽会不会哭?会不会伤心?但是如果我答应,一年之后我离开了,她岂不是又要失去“爸爸”。

她抬起头盯着我看,在等待着我的回答。

我一下子把她抱着,摸了摸她的头。“老师不能做你爸爸,但是老师一定会像爸爸一样爱你。”

她突然笑着转过身来,在我脸上亲了一口。然后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。“老师,我们去教室吧。”
时间:2021-10-11 作者:互觅察大学生 来源:互觅察大学生 关注:
鲁迅美术学院校花张彤鲁迅美术学院校花张彤
安徽合肥红十字卫校校花阮汐儿安徽合肥红十字卫校校花阮汐儿
西安医学院校花马晓娥西安医学院校花马晓娥
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校花吴倩怡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校花吴倩怡
音乐学院校花何金洋音乐学院校花何金洋